于颖:从PMI看中国经济形势

2017-08-01 高顿网校


“CMRC中国经济观察”第50次季度报告会于2017年7月30日下午在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万众楼二楼举行。会议由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卢锋教授主持。
 
本次会议侧重讨论了我国城市化与土地改革、目前国内外宏观经济形势与政策等方面议题。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院长樊纲教授、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陆铭教授、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中国城市和小城镇发展中心徐林主任、中国PMI分析小组秘书处负责人于颖女士、广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沈明高教授以及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宋国青教授,先后发表演讲并回答听众提问。
 
下面摘要中国PMI分析小组秘书处负责人于颖女士的演讲内容,后续提供报告全文。
 
于颖首先介绍了研究的两项原则:结构与成长,前者关注数据中各部分的结构变化,后者关注从数据中解读未来的发展趋势。接着,于颖通过将各类PMI指数与其他经济指标相结合进行分析,认为中国L型经济转型已经接近完成,制造业升级、消费升级已初见成效,未来经济增速受制于经济总量较大、人口红利消失等因素将会保持在6.7%—7%之间。
 
中国PMI指数从2016年下半年起急速回升,制造业对此贡献颇多,从2012年至今,制造业内部从轻工业开始接连发生产业升级,科技投入不断增大,最后将迈入3.0时代。需要指出的是,制造业在我国经济总量中的地位并没有发生变化,以不变价计算,制造业的在GDP中的比重始终保持在40%左右,原来认为的制造业比重下降的原因主要来源于价格因素,因此不能把经济转型简单地等同于制造业比重下降,服务业比重上升。
 
于颖认为,中国GDP总量数据的有效性逐渐下降,对于GDP增速的关注不必像过去那么多。原因有三个方面:第一,L型经济走势的见底回升——世界经济在2016年达到底部,2017年是个市场出清的过程,伴随着企业破产重组,GDP可能出现回落,回到均衡的位置上;第二,GDP的结构更加重要,GDP总量已经比较大,未来还想实现较高的增速的可能性较小;第三,人口因素,人口老龄化压力增大,人口红利的缩减使得经济进一步维持高速的增长存在压力。
 
关于L型经济走势的预测,于颖给出了下列理由:其一,从黑色PMI产成品库存与购入订单看,从2015年下半年可以明显的看到领先的周期性行业发生了订单价格回升的过程,订单价格回升意味着企业的利润增加,企业可以投入持续经营的收入增加。其二,从产成品库存指数看,从2015年开始,整个制造业的库存量也在回升的过程中,可以预见到价格回升后,企业利润会上升。
 
关于政策层面的影响,于颖认为2017年的货币政策类似于“俯卧撑”——企业受不了就抬一抬。但是如果企业和经济受得了的情况下,M2会保证在10%以下的增速,并且监管会加强。财政政策方面,政府会采取积极的财政政策,并可能推出减税等措施。
 
接着,通过对比不同时期中国经济的特点,于颖介绍了中国各行业转型的过程:2015年周期性行业开始去产能,出清,转型升级;2016年是之中;2017年接近尾声。2015年周期性行业很不景气,但是2016年周期性行业出现上升,2017年周期行业的表现向好,这意味着L型经济走势的那一横右端已经接近尾声。
 
除制造业转型升级外,非制造业中的服务业中消费性服务业PMI在5月份表现罕见好于生产性服务业,这说明我国居民的消费升级正在进行中。这一观点同样可以从每年春节期间各类消费上得到印证:2007、2008、2009年,传媒、铁路运输业在春节期间的表现是最好的;2011年,2012年快递业最高,标志着网购兴起;2014,2015年,房地产爆发,春节的那个月份表现最好的行业是家居行业和建筑装饰业;但是,从2015年开始到2017年,占据春节消费之首的一直是旅游景点和航空运输业,一方面中国人的出行模式发生了变化,另一方面是中国人欢度春节的方式发生了变化。现在的春节不管收入层次如何大家都是在周边旅游。而恰恰是年收入在3-5万的人群的消费对于GDP的边际贡献是最大的,这种消费的升级将带动GDP的增长。
 
所以于颖对中国宏观经济的基本的判断,一个是2012到2018年的经济转型基本上接近完成,今年是关键的出清之年,而且我们已经见到了曙光。另一个是中国的消费依赖中低收入人群去创造边际贡献,而且未来会使GDP增速的位置维持在6.7%以上,但是不会超过7%。
 
(本简报由玛西·高娃、苏建文、臧谋安、张皓星、石先进、刘鎏、李双双、白春华整理,未经主讲人审阅。)

主页 > 财会资讯 > 人物 > 一周封面 > 来源: 搜狐财经 小编:koko
阅读 87878投诉
广 告

精彩推荐

>>>
加载更多

▪ 马光远:我从来对中国经济非常有信心

▪ 刘军红:亚投行须从发展和风险中寻找平衡

▪ 林毅夫:资源是如何从有利条件变成负担的?

▪ 任泽平:2017年股票市场从水牛转向业绩牛

▪ 胡飞雪:从收入差异这面多棱镜望出去

我是有底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