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主席强烈支持深圳的战略意图——董金鹏

2014-10-09 高顿网校

  有正在到处找每日*7财经业界评论的吗?这里有:习主席强烈支持深圳的战略意图——董金鹏

  在中国,有十几个新建或计划成立的经济特区都希望自己能够“迈开改革创新的步伐”,或是宣布它们已经轻松迈出了这一步。不管是东部沿海的天津、上海和深圳,还是西部的重庆与兰州,这些城市都有自己的改革梦。
 
  去年冬天,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近乎全景式地描述了这场改革的框架。为了重新唤起市场的力量,他承诺政府将启动深入而彻底的改革。该战略中至关重要的一环——正如经济学家们近年来的呼吁——是对政府控制的金融等要素市场进行重新改造。其中,金融改革的重点是推动人民币在资本项目下的自由兑换,允许人民币更自由地进出国内外的资本市场,同时给予国外投资者更多进入中国市场的机会。
 
  然而问题在于,要在已经发展起来的城市里进行这些尝试似乎充满挑战。现如今,城市已经成为一个复杂系统,金融的变革可能对城市和国家的经济带来系统性风险。另一方面,日益壮大的利益集团正在成为进一步改革的绊脚石。于是,各地蓬勃兴起的经济特区希望在这一进程中担任重要角色。著名的中国问题研究者郑永年认为,建立在荒地上的特区能够避开意识形态、官僚体制和利益集团的阻力,为中国新一轮的改革寻找到突破点。
 
  曼哈顿计划
 
  几年前,深圳的官员们正是照着这样的思路,想出了一个打破僵局的办法。2010年,深圳政府在南山半岛西部,伶仃洋东侧和珠江口东岸的地方建立了现在广为人知的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简称“前海”)。这里是珠三角走向世界的出口,同时也是香港北上拓展的起点,当地的官员希望抓住机会,服务于从这里经过的人财物,以便像30年前一样再次[*{c}*]中国改革的先锋。
 
  开发前海的计划呈送到北京后,很快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在批文尚未下达之前,53岁的郑宏杰就已经离开深圳一家国有企业董事长的位子,奉旨到深圳填海造城去了。那年早春的一个下午,郑宏杰开着盐田港借来的破旧别克到前海溜达了一圈。一路上,卷入眼帘的除了荒凉,就是飞扬的尘土。
 
  不过,这或许是郑宏杰乐于接受的一笔交易。很快,他成了中国历史上*9个法定机构——前海管理局的首任局长。依据《深圳经济特区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条例(初稿)》成立的前海管理局,既非政府,亦非企事业单位,它实行企业化管理,但不以盈利为目的。除了自己保留公务员身份,其他的同事都是“零时工”。
 
  这正是多年来深圳向香港和新加坡学习的结晶,也被外界称为中国机构改革的重要一步。在新加坡, 14个部门负责整个国家的运作和管理,除了国防部和外交部,各部均有数个法定机构来落实其政策和规划。比如,贸易及工业部下面有经济发展局、贸易发展局、公用事业局、旅游促进局、裕廊镇管理局等法定机构。
 
  出身企业的郑宏杰,为前海管理局带去了企业化的视角和经验。“除了土地,我们没有任何存量,这不是修修补补的,也不是左口袋到右口袋,也不是简单一种存量资产的调整,或者简单的利益调整,完全是一种增量式的发展。”郑宏杰说道。
 
  习总力挺深圳的战略意图 - 董金鹏 - 羽凡的书札
 
  自那以后,前海加快了填海造城的步伐,土地很快拍给了几家企业,接着渣打、高盛、花旗、汇丰等银行在那里成立了办事处。截止2014年5月底,入驻前海的企业达到7683家,每天增长约30家,重点发展的金融业稳占6成。
 
  最令人鼓舞的消息是,菜鸟网络等一批明星企业将总部放在前海。根据几个月前美国经济研究局(NBER)发表的文章《为什么明星很重要》,这些明星企业为前海这个新兴城市带来了好运。研究者称,明星企业加盟并不会改变城市和组织中个体的生产效率,但会吸引更优秀的企业和个人到这里工作,而后者有着更高的生产效率。
 
  尽管已经有七千多家企业入驻,但目前这块长期受到冷落的土地还没有什么可看的,推土机和吊车隆隆的轰鸣正在替代曾经的虫叫。不过,当地的政府官员提醒《英大金融》将目光投向未来。“用不了多少时间,这里就会成为下一个国际金融中心。”他如此畅想了六年后的前海。按照政府的估计,2020年,前海会有近5万劳动力,每年带来1500亿元的国内生产总值(GDP)。这意味着,届时前海将成为每平方公里GDP达100亿元的“东方曼哈顿”。
 
  法治示范区
 
  “东方曼哈顿计划”得到了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支持。在深圳,从政府官员,公司管理者到出租车司机,许多人都乐于提到两年前习近平南巡的故事。2012年12月7日,正值邓小平南巡20周年之际,新任领导人习近平一上任就径直来到深圳,而此行的重中之重便是前海。当地人将此解读为,新的领导人向1992年邓小平南巡致敬,并重启自1992年以来*2雄心的改革开放事业。
 
  人们立刻意识到这件事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无论是否已经做好准备,深圳人认为阔别已久的发财机会已经来临了。“过去的30多年里,深圳曾[*{c}*]中国的改革开放事业,但最近几年各地奋起直追,深圳似乎失去了优势。”恒信资本总裁司贤利于2014年6月在深圳接受《英大金融》采访时说,“我们希望,前海未来能够继续成为改革开放的先锋。”
 
  司贤利还是一位知名律师,他因为代理2009年轰动全国的深圳机场“梁丽捡金案”,而为海内外各界关注。就在接受采访的前几天,他主持的前海法商国际学院与清华大学深圳研究生院一起组织了一场前海研讨会。前海法商国际学院和前海深港创新金融研究院是不久前由恒信资本联合几家机构一起成立的组织。前海开放法律服务市场,引进香港律师所或进行联营,势必会促使深圳律师所的转型升级,司贤利希望在这一进程中做点事情。
 
  需要铭记的是,今天的曼哈顿并非因政府的一纸政令而成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在过去的数次讨论中,许多经济学家就颇具信心地认为,不论是上海还是深圳,要想成为国际金融中心,两个基本条件是健全的法治和可自由兑换的货币。不管是法治还是货币,在今天的中国还都处于受压抑的阶段。
 
  其实,归结起来就是法律规则及其实施环境的问题。上个世纪末期,四位经济学家LLSV通过大量的理论与实证研究发现,法律规则及其法律环境是影响一国资本市场广度和深度的关键要素。他们认为,能够为潜在投资者提供保护,并防止公司管理层对其侵害的法律环境,能够吸引潜在的投资者进入,进而促进资本市场的发展。
 
  随后的几年,LLSV(拉波塔、洛配兹·西拉内斯、安德烈·施莱弗、罗伯特·维什尼)的研究成果广为传播,一些转型国家受此启发,纷纷通过法律制度促进金融市场的繁荣。同一时期爆发的亚洲金融危机,则使中国失去了一次学习和探索的机会。为了防止金融危机波及整个经济,北京采取了加强外汇管制的做法,并未探索一套监管规则和法律制度。这些措施尽管避免了一场危机,但也形成了一种难以改变的习惯。在对金融进行数十年的严加管制后,当前海尝试金融改革时,不得不受困于中国金融体制面临的最基础但又最艰难的挑战:如何放松轻松管制,并更新金融政策设计思维。
 
  常识表明,伟大的城市并非一朝一夕之间造就,但气质鲜明的组织和个人却能成为它发展进程中的关键转折点。在深圳,官员们寄希望前海的法治试验能够充当这样的转折点。“建设一流法治是深圳承担新时期改革开放重任的重要突破口,是深圳在新形势下增创改革开放新优势的战略选择。”在去年秋天召开的建设一流法治会议上,深圳市委书记王荣如是说。实际上,前海自规划之初,就被定位为*10一个由国家批复建设的法治示范区。
 
  拜师学艺
 
  这一战略的起点,便是一开始就向香港和新加坡学习,依据法规成立的法定机构前海管理局。在接下来的几年里,这里利用毗邻香港的优势,与对岸的高校、司法机构、法律服务机构展开了广泛的交流和合作。
 
  今年5月份,深圳市法学会就前海法治举办了一次研讨会,会议的共识是前海法治建设主体基础已日趋完备。现如今,深圳像十多年前那批转型国家一样,开始通过香港学习和吸收普通法的理念和制度,同时研究完善适应现代服务业发展的制度体系。为此,深圳中院曾派出100多名法官到香港学习英美法系。
 
  现在,推动这一进程的重任将由年轻的张备担起。2013年4月,44岁的张备接替郑宏杰。目前,张备辖下的前海管理局共有66名职员,另外下设三个公司,总人数不超过200人。据张备介绍,全局及局属公司的工作人员平均年龄为34.4岁,硕士以上学历的有52%,具有各类专业职称的人员有99名,主要集中在建筑规划、经济管理和金融领域。
 
  在中国现在的行政体系内,它只相当于一个乡镇的规模。不过,掌舵者张备认为这已经不小了。“前海管理局的规模在前海合作区建成后,应该会下降。”他预计。精小机构的优势,是它乐于向社会吸收能量。
 
  “前海管理局于2014年先后成立了几个专业委员会,比如规划建设委员会、法律制度委员会,包括人才方面的委员会。”张备接着说,“像香港贸发局有15个专业委员会,每个月开一次会,没有任何补助、津贴,但是他们会把收集的信息、意见和建议提供给法定机构,我们也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来吸收大家的意见和建议。”
 
  另一方面,前海也根据当地的情况改造这些制度。去年9月份,前海成立了前海廉政监督局,该局突破了中国纪检监察、检察、公安、审计等监督部门分别设立的格局,将多头化监督变成一体化监督。然而,这项从香港学来的制度进行了本土化的改造,它因为隶属于深圳市委、市政府,其独立性受到了外界的争议。
 
  一年前,深圳国际仲裁院在前海挂牌,是这一进程中另一件大事。去年11月,前海裁决的一起股权转让争议案代表了这里在法治化与国际化方面迈出的步伐。当事人分别来自中国内地、香港和美国,争议标的又分别在上海和香港,而三名仲裁员来自香港和内地。审理尊重当事人的约定,首次适用香港法律,庭审运用了审理范围书、问题单、专家报告等英美法系流行的仲裁程序。申请人还提出了极具争议性的高管竞业禁止的补偿问题,不过,精通三地法律的仲裁员最终顺利完成了裁决。
 
  上任3个月后,张备带着前海管理局从南山区搬到了由333个使用超过20年的集装箱组建成的办公区。新的办公楼共两层,总面积达9000多平方米。因为集装箱不隔热也不隔音,条件比在南山时差了许多,但张备相信这样更好地为入区的企业和在企业开发建设的机构提供良好的服务。
 
  到目前为止,这家号称中国*9家法定机构的创新运作良好,到过这里的企业和投资者都对这里给予很高的评价,也给予很大的希望。马云在菜鸟网络启动仪式上说,在考察了很多城市后,因为看到深圳的创新和勇气,才决定把菜鸟网络落户深圳。
 
  据当地的工作人员介绍,前海最近的一次招聘中,应聘者不仅有来自名校的,还有的是知名金融机构高管,好几个在原单位年薪都过百万元,却甘愿放弃投奔前海。他们中流传一句话:有理想的人到深圳,有梦想的人到前海。


 高顿网校官方微信
扫一扫微信,关注*7财经资讯
 
主页 > 财会资讯 > 税务资讯 > 来源: 网易财经 小编:barca
阅读 87878投诉
广 告

精彩推荐

>>>
加载更多

▪ 120万以上豪车加征10%消费税?专家称调整消费习惯

▪ 65%民众呼声强烈 要求个税改革应降低工薪阶层税负

▪ 实习收入是“劳务报酬所得”还是“工资”惹争议

▪ 【新闻澄清】实习生“劳务报酬税”是误用税收政策

▪ 怎样让股市在自我修复中“新生”

我是有底线的